Site Loader

关于他们的传记大多借鉴了前人的材料,因而评价基调也一脉相承。但是优秀的传记作者往往耐力非凡,他们善于整理无人问津的档案,从故纸堆中发现被掩藏的史实,开辟新的叙事角度。

“出自前现代的后现代人”这个评价用在两人身上都十分贴切。梅特涅和俾斯麦的思想与行动,多少和他们所处的时代是错位的。梅特涅所倡导的均势、法治和秩序,以及对一国多民族而非单一民族的主张,对于后来的欧洲一体化建设和今天的“欧盟思想”,确实颇有前瞻性。俾斯麦不是专制统治的维护者,他维护的本是普鲁士,是贵族阶层,即大地主的利益,偏偏他的提高税收,建立医疗、意外和养老保险制度,促进社会公平的做法又是和自己的阶级利益矛盾的。

本期节目,索恩电台邀请《梅特涅:帝国与世界》和《俾斯麦:一个普鲁士人和他的世纪》两部传记的译者,先从外交角度分析两位政治家所处的国际环境对其思想和行动的影响,再讨论历史研究中,传记写作、观点传承、大众接受和学术翻译的问题。

杨惠群,《梅特涅:帝国与世界》译者,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系,后前往德国汉堡大学进修,2001年至2003年任驻奥地利共和国大使馆参赞,2012年3月至2015年5月任驻汉堡总领事。

早在翻译这部传记之前,同样身为外交官的杨惠群就在冥冥之中与梅特涅有某种联系。简评梅特涅的外交节目中,杨惠群老师除了分析梅特涅所处的时代,还会和大家分享他多年在德国和奥地利的工作经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lliesbijoux.com/,克莱门斯分析21世纪我们如何做外交,和两个世纪前到底有何异同,外交工作的核心是什么,是容易,抑或变得更艰难了。

陈晓莉,《俾斯麦:一个普鲁士人和他的世纪》译者,自由译者,翻译的《100个物品中的德国历史》也即将由索恩出版。

ybty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