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lliesbijoux.com/,马塞尔-里瑟

『哪怕会被人发现而身败名裂,我还是决定要了莲娜……她实在太美了,十年来我无时无刻想着把莲娜干翻;看着她在我胯下呻吟求饶,每当看到那些卑贱的信徒对她越加恭敬和仰慕,我就越想把她压在身下,那些连我都不能得到的仰慕,它的拥有者却只属于我,任我摆弄的性奴……对,反正莲娜对我千依百顺,只要我好好的调教一下,不难把她调成性奴……甚至是一条小母狗!』冥想中的莲娜,却是完全不觉徒埃斯的恶念,只是不停的聚集光明元素,虽然身上只是穿了一件小亵衣,可是在光明元素的照耀下,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

三天后──徒埃斯面上不动声色,对外宣称将亲身传授禁咒为名,把莲娜带到了他的凌辱基地,这个基地建立在一个无名小岛之上,整个岛上布下了一个巨型的光明结界,防止外人入侵,而其中也有着无数的陷阱,却是防止岛上的罚人或是奴隶逃跑。

圣女莲娜一面好奇的跟着徒埃斯,四处打量着凌辱岛上的一切,外围的奇山峻岭,变异魔兽,中间的化外之民,土人野人,还有一些平民,而中间是一座阴深恐怖的大山,一种令她惧怕的神秘魔力从那里散发出来。

徒埃斯带着莲娜,在传送阵处传了入密室,接着示意莲娜坐下,「莲娜,放松身体,不要抗拒。」「嗯。」徒埃斯口中念了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接着右手在莲娜头上一点,莲娜立时感到全身无力。

「教宗爷爷,这是?」「最近我发现你的体质实在太弱了,为防不测,我决定要好好的训练一下你的体能,刚刚加在你身上的,除了一个神圣封咒术外,还有一个初阶重力术。」「原来是这样,莲娜一定会好好努力,不让教宗爷爷失望!」说着挥了挥小拳头,面上一脸的孩子气。

教宗面上轻轻一笑,可是心中却似有千百只手在搔着,又似老对手黑暗宗主奥比的声音在对她说:「上啊,直接把她推翻不就好了吗?」「本座十年也忍下了,不能现在急起来,不能有半点出错的机会!一定要让莲娜在羞耻中自愿的答应成为我的性奴!」徒埃斯心中挣扎一番后,结果还是理智取胜。徒埃斯这时便道:「这里没有外人,莲娜你就换了这套方便行动的衣服吧!」说着从空间戒中拿出一件小码装的旗袍。

没有意识到徒埃斯也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莲娜,顺从的接过那件明显太小的旗袍,到风屏后换了起来。

而徒埃斯正在屏风后欣赏着莲娜诱人的曲线,看那凹凸处,真是千看百看也是看不厌!

「好像有点小喔……可是好漂亮!有种神秘的美耶!」莲娜边碎念着边从屏风后走出,徒埃斯带着欣赏的目光扫过莲娜高耸雪白,外露在上面一对半球,和身下那双又白又长的美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灵动娇挺的小屁股,每一处都让徒埃斯欲火大盛。

徒埃斯心中默念:「要忍啊!现在上了,那她以后接受命令时都不会甘愿,也会少了一份纯真的美感,一定要忍住!」心中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徒埃斯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道:「莲娜你先到房间去睡一会,明早便要接受严格而艰苦的体能训练了!」「莲娜知道了!」说着扭动着小屁股,往徒埃斯指示的房间走去。

夜幕低垂,面上一片神圣严肃的徒埃斯,人间界中,光明神的代言人,正从一个小孔之中,窥探着莲娜的睡相。

徒埃斯口中流出几滴唾液,心中暗道:「这丫头的睡相真不是一般的差,可就是这样,十年来我才能从她的睡相中,每星期都可以畅快地打一回飞机……」一轮心中的废言后,徒埃斯又努力地沉醉在五个打一个的事业之中。

早上,阳光从结界中透射到岛上,早早吃过了早饭的莲娜,正盘腿坐在草地之上,等着徒埃斯发表他的伟论。

徒埃斯面上带着虔诚的神情道:「光明神在上,莲娜,你准备好接受艰苦的训练了吗?我不希望在训练中听到了你要放弃或是说辛苦的气话。」心中却淫淫的想道:『「我不行了」这句倒是可以。』莲娜认真的点头,用那柔柔的声音道:「光明神在上,以主之名,我绝不放弃。」「好!那开始训练吧!先是最简单的掌上压五十下!」指示莲娜摆好了姿势后,便表示莲娜可以边大声报数,边开始了。

站在莲娜的正前方,徒埃斯不满的道:「头仰起!」在莲娜的头勉力地仰起后,一道深深的|乳沟便出现在徒埃斯的眼中,看了一会:「可以低头了。」接着,徒埃斯又走到了莲娜的旁边,看那晃动着的两粒,当看到那两粒压到了地上,又弹起的时候,徒埃斯便感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始有反应,慢慢的硬了起来。

在三十多下的时候,徒埃斯走到了后面,从低角度好好的欣赏被汗水渗透了的丝质内裤,上面印有一个光明教会的印记。

「可惜裙子的阴影挡住了大部份可视范围,要是在夜晚,我一定得放个光明弹……明天转为晚上进行训练好了,反正做到了一定程度,莲娜还是会出汗的,不行,晚上的话叫她脱衣服的力度便不够了,真可惜,唯有在后期才这样作吧,先让她对在我面前脱衣服的抵抗感降低再说。」当莲娜近乎虚脱的做完了五十个掌上压后,便不支的软在地上,两只白兔完全的贴在了地上,本来就巨大的Ru房,更是挤得眼眶都快要放不下了,不过最让徒埃斯受不了了的,便是那个高高仰着的小屁股,本来看不清楚的小裤裤,也完全的暴露在徒埃斯的眼中。

过了好一会,徒埃斯才道:「莲娜,你成什么样子了!快坐好休息,准备下一个训练!」徒埃斯带着莲娜到了一个密室之中,这密室的四壁都画满了血红色的诡异咒文,当莲娜看到后,禁不着惊呼了一声,道:「这,这不是黑暗咒阵吗?怎么有这种邪恶的东西,我一定要快点消除它……」说着莲娜拱起双手,便要默念清除咒文,徒埃斯看着莲娜有点无奈,不禁怀疑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问题,这丫头看来对光明神似乎是太过的狂热了一点。

过了一会,莲娜感应不到光明元素后,才想起自己昨天早给徒埃斯施了一个禁咒术,立时转头看去。

徒埃斯轻咳一声,「这就是给你的下一个训练,这四壁画上的都是黑暗教会常用的魔阵,不过我作了一改动,让它们更有威力。这个魔阵称作心魔之阵,当人们身陷其中,便会受到一些幻像攻击,本来这只是使人迷失的魔法阵,可是经我动过后,陷阵中人若受不住幻像,身体也会受到磨练……」徒埃斯说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

虽然心中微微有点排斥黑暗元素,可是对于比光明神更是信任的教宗大人,他所指示的莲娜必然会乖乖去做。

莲娜略带羞涩的依着徒埃斯的指示,盘腿坐在魔阵的正中间,接着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从教宗咀里跳出……无数的黑雾从莲娜身旁喷出,很快便把莲娜包围在其中。

莲娜面上没有害怕的表情,只有坚定的神色。『我不会辜负教宗爷爷对我的期望,以光明神之名起謺,我必会坚持到最后!』莲娜心中暗暗的道。

『难道是腐尸?还是泥人?』莲娜面露厌恶之色的想道,却不想那些身影渐渐清楚起来,不过是一堆颜色各异的史莱姆。

「哼!最低级的史莱姆?看来我是给这幻阵小看了!」有点生气的莲娜,并没发现异周的黑雾,早已散去,而四周却出现了无数的植物,莲娜已犹如身处一个热带森林之中。

莲娜试了一个一级光明魔法──光弹,发现在幻阵中魔法不单没被禁掉,而且精神力,感应力和威力都得到显着的提升。

莲娜立时飞快的施了四道光壁在身旁,阻塞了史莱姆的前进,接着无数的光系魔法──一阶的光弹,二阶的闪光弹,三阶的光箭,四阶的圣雨,五阶的圣光弹,六阶的圣光炮全都轰在史莱姆堆之中,大量的史莱姆被轰起又落下,此起彼落。

四只体型庞大的史莱霸一头猛撞在光壁之上,史莱霸足以自傲的绝技──冲杀碎,可是不下于六阶魔法的攻击技能,四道护着莲娜的光壁立时出现裂痕,这意味着光壁已到临界点了。

没待莲娜修补光壁,无数条蔓藤从森林中飞出,翰易的撞穿了光壁,缠在莲娜的四肢之上,肉体能力没有得到强化的莲娜,立时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蔓藤把她的四肢拉直,大字型的缚在半空之中。

而地上的史莱霸全都散去了,只剩下六、七只二阶的史莱胶(别怪小弟改名字太随意哦),开始有点害怕的莲娜,不知这几只低阶怪物到底想干什么。

没等她想多久,那些史莱胶开始变形。(温馨的简介:二阶的史莱胶,攻击力和一阶的史莱姆并没有分别,唯一优胜的地方便是他们拥有拄身体随意变形,伸长,扭曲的能力,而传说中,七阶有一种叫史莱变的,可以变化外表……)「啊!讨厌……!」只见那些史莱胶全都变成了手的外型,接着跳到了莲娜的身上,胡乱的移动着。而那些多余的蔓藤也没有闲着,七手八脚(?)地把莲娜身上的旗袍往左右撕开,露出她身上的小内裤和浅粉红的吊带内衣,莲娜丰满的身材立时暴露在空气之中。

那几只史莱胶各自在活动着,有的在莲娜内衣之中四处探索,有的在小内裤上四处走动,还有的在莲娜大腿处抚摸着。没有半点性经验和反抗能力的莲娜,只能用身体的抖动来表达她激动的情绪,还有……难以言愉的奇怪感觉。

可以想像,数只湿滑带黏的溶液收生物,在一个穿着性感内衣的美少女身上游走的情况「嗯……嗯……」莲娜无力的仰着头,咬紧牙关的玉唇发出几声难以掩盖的呻吟声。

突然身上一凉,莲娜低头看去,便见身上最后的两件衣物也被蔓藤无情的撕去。「不要!」莲娜羞怒交加的叫道。

而在阵外的徒埃斯,完全不受阵法的影响,清楚的看见莲娜四肢展开,还有泊泊的Yin水从她腿间的小缝处流出,那淡淡的浅粉红色肉缝,正一张一合的呼吸着。

徒埃斯有点不满的盯着那些金黄|色的荫毛,心中暗下决定,下次一定得想法子剃掉那些碍眼的东西。心中如是想的徒埃斯,并没就此让莲娜休息,反而施展出第三段咒法,謺要让纯情的圣女,在他面前狠狠地高潮上一回!

莲娜心中忽地一阵空虚,接着面上一红,心道:『啊!我在乱想什么?我不可以被这些邪恶的生物令我沉沦的!我一定要坚强!』可是没等莲娜回过气来,林中又再度走出无数的身影,不同的是,这些都是人形。

只见那无数的人影,外表竟全都是莲娜久违的父母亲,哥哥,还有圣地中圣职者,平民,工作大婶,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他们各有不同的表情,那些平民面上都是好色的表情,而她的母亲一则一脸惊愕,父亲和哥哥却开始脱起了身上的衣服,那些平时对他恭敬的信众,圣职者都开始脱裤子,或是抓起地上莲娜那些被撕破的内衣裤,贪婪地吸嗅着。

班上的恶女这时正指着莲娜嘲笑着,附近几个女学生也一起起哄,那些男同学则一马当先冲到莲娜的身旁,有的一把捏着莲娜的Ru房,放到嘴边吸吼,莲娜清楚的感觉到那男同学的舌头快速的左右转动,把她的|乳头玩个不停。有的则用舌头舔遍莲娜的敏感点,趾尖、耳朵,颈项……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拨开几个男同学,原来是莲娜印象中慈爱的父亲,却见他一把扯过莲娜的金发,粗暴的把他那根棒棒插进莲娜的小口之中。

莲娜不敢反抗,害怕伤到父亲,这时她已忘记这只是幻像,乖乖的任由那些幻像所摆布。温热的棒棒快速的在莲娜那小口中进出,作为女人的本能,莲娜开始用她的嘴巴为她的父亲服务,父亲对着莲娜欣许的点着头,示意莲娜的乖巧。

莲娜茫然的依随着本能,用自己身上所有的,尽情服务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同学。这时一阵恶毒的骂语从人群外传来,莲娜一听便呆了,那正是母亲的声音,而她辱骂的人,正正是莲娜。

围着莲娜的人群,除了正在玩弄她的,都已散开,莲娜印象中温柔良善,没有丝毫脾气的母亲,正无意义的原地跳着,口中对莲娜不停的骂道:「你这个淫贱的表子,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你竟然勾引你的父亲,哥哥,还的在大街上跟你的同学玩多P!」莲娜闻言立时四看,骇然的发然自己不是在热带的无人森林之中,而是在帝都的剑圣广场之上,在自己熟悉的人更远处,更是里里外外的围了不下数万人,淫娃,表子,母狗的骂声四处疏落的响起,而更多的是淫笑和冷笑声,有几道闪光闪起,原来正在炼金师用魔晶镜记录着莲娜的街头多P+乱仑。

「爽到了吧!这么多人看着你把我的老公勾引,还在神圣的剑圣广场之上,作这无道之事!我犯贱,一定是当初和老王的狗玩3P,才会生下你这只的小母狗,现在四处的找男人留种,要把神圣帝国的后代都变为狗人,天天把我们神圣帝国的女人被狗干!你这贱货,表子!」听着母亲恶毒的辱骂,含着父亲温热的鸡芭,看着民众面上的不屑表情,感受着同学们在身上的爱抚,莲娜终于在羞极之中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高高喷出的Yin水正表示着她达到了顶点,往往第一次的潮吹最易改变女性的心理,生理的需要。

幻阵外的徒埃斯面露得色,计划的第二步,心态改变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而自己也欣赏到一场好戏,看着地上累极晕倒的莲娜,徒埃斯慢慢的把她搬出阵外,温柔地把身上的外袍盖着莲娜那因激动兴奋而变得微红的身体。

从睡梦中悠悠地醒来,莲娜感到脑中一片空白,昨天的幻像还在脑中徘徊不息,从小接受的教育,在她的认知之中,男女交合只不过生命中一个过程,虽然会有感觉,可是那都是恶魔在生命中的诱惑,抗拒诱惑便是抗拒恶魔,可是莲娜却想不到自己竟然败阵了下来,心中还有着挥之不去的快感回忆……心中充满内疚,抱怨着自己对光明神的信仰还不够多的莲娜,完全没有半点怀疑徒埃斯的想法,无知就是幸福啊!

「啪啪!」轻量的敲门声响起,莲娜回过神来道:「请进来吧!」徒埃斯打开房门,打量着莲娜面上犹未散去的红晕和那双多了点韵味,却未失半点纯真的美目。

徒埃斯轻咳一声,然后对莲娜道:「昨天的幻阵影像,我在阵外,并不太清楚,你从头到你昏倒后,跟我细细说上一遍吧!」莲娜闻言面上刚消散的红晕,又复聚集,虽然面对教宗爷爷,莲娜是不曾有过隐瞒的念头,可是那种羞人而的景像,却让她难以开口。

徒埃斯用期待而温柔的目光看着莲娜,那庄严而肃穆的表情,不知情还以为他正在布道着一条新的神谕,而绝对想不到,他正是在引诱着一个无知少女,说出一些的说话,来满足他的一己之欲。

莲娜心中挣扎良久,徒埃斯左手不着痕迹的扫了一下下体,心道:『呼,只是看小莲娜这个害羞的表情已令我的小弟弟硬了,真期待一会莲娜为我说的淫贱故事。』徒埃斯用严肃的表情对莲娜道:「莲娜,难道你忘了神的教谕吗?有什么东西是你不能向父神,向我所说出的?难道你昨天已经被心魔侵占了吗?莲娜,把在魔阵之中看到的,所感受的,通通说出来!莲娜徒埃斯只有把那些幻像通通说出来,你才是真正的通过了幻像魔阵这一关啊!」莲娜闻言身子不由一震,接着一面坚毅的抬起头,对徒埃斯道:「对不起,教宗爷爷,我错了,我会把昨天的一切都告诉教宗爷爷的。」徒埃斯面上表情立时转晴,一面慈祥的笑意,柔声的对莲娜道:「孩子,不用怕,父神和教宗爷爷将永远的照耀你。」莲娜红着面点了点头,道:「是的……」虽然下定了决心,可是莲娜每当想起那个情境,还是不由得迟疑起来,徒埃斯也不急,只是静静的看着莲娜。

呼吸一口气,莲娜开始说出昨天的情境:「昨天在阵中,先是一阵黑雾,让我完全看不到四周,接着无数的史莱姆从四周出现,我用光壁抵抗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敌不过后来出现的蔓藤怪,被它们把我的四肢缠着。」「假如一开始你便有修练到肉体力量,那么昨天你便不会被蔓藤缠上了。」徒埃斯一面凝重,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莲娜虚心的应了一声,又续道:「阵内的史莱姆全都退去,只剩数只史莱胶,它们都化成了手形,蔓藤先是一把扯烂了我的外衣,然后那些怪手都爬到了我的身上……嗯,乱动,接着……」「慢着。怎么乱动?」徒埃斯心道:『这可是重要的部份啊!』莲娜满面通红,小声的说:「那些怪手,都在人家的身上乱摸……」「摸你哪里了?你那时的感觉是?」「?」莲娜闻言不禁看了徒埃斯一眼。

「莲娜,你不详细的说出,那我便不清楚你的心魔是什么,那昨天的特训也白费心机了。」莲娜听后,对刚刚自己对徒埃斯的一丝怀疑感到羞愧万分,道:「嗯,那些怪手在我的胸部上和……那里乱摸……」徒埃斯没有问那里即是哪里,因为他知道机会不只这么的一个,把她逼太急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紧接而来是一阵奇怪的感觉,全身似有一道轻微的电流从胸脯和下……下体传来,那时我的心便感到一阵冲击。」「嗯,应该是那时你的心防被打开一个口子了,这是你的意志和经验不够的关系。」「是的。它们在我身上弄了一会后,那些蔓藤突然把我身上余下的衣物都撕烂了。」莲娜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然后那些蔓藤和怪物都消失不见,而从树木之间却出现了无数的人影。」莲娜面上露出了有点惊慌的表情。

「那时我还以为是什么新敌人,可是我全身都发软,想站起来或是发咒都不能。」「哦,你的体力也很差,迟点我会再好好的增强你身体对一些攻击的抵抗力和体力。」「没想到,那些人影竟是我父母亲,哥哥,还有圣地中圣职者,平民,工作大婶,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那时,我脑海一片空白,紧接着私感到很羞人,看着他们面上的表情,那不屑和淫秽的样子,另外十分痛苦,还有……全身微热……接着……」莲娜想起昨天父亲和她Kou交,便感到难以说出。

徒埃斯看着莲娜并不说话。莲娜又是迟疑了一会,终于还是艰辛的道:「父亲和哥哥忽地把衣服都脱光了,那些同学和圣职者也是,他们有的人把我那些被弄破的衣物拿来吸嗅,还有的拿来套在他们的……嗯。」徒埃斯用一种不满、不耐的眼神瞪了莲娜一眼,莲娜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徒埃斯,吓得连忙把心中所想都通通说出:

「平时的同学,像马丁,兰度,他们都冲到我的身旁,有的大力的捏着我的Ru房,还不停的搓揉,那种如火般的电击感又从|乳头上传来,而有的在我的耳珠或是小|穴处玩弄,挑逗,一阵阵热流让我有一种邪恶的堕落感,接着……父亲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他那条……阳物塞进我的口中,那十分的腥臭……可是我却没有呕吐,反而主动的为父亲清洁……」「哦,那时你的感觉?你有什么想法?你怎样为你父亲清洁?这些都可能反映你的弱点和心理阴影,希望下次不用我提点你!记着,在全知全能的神面前,一切的害羞都是无意义的!为了神,为了天下的人民,你一定要坚强点!不然我对你能不能完成训练实在……」听罢徒埃斯苦口婆心的一番言辞,莲娜感到自己实在不知所谓,竟然一再尝试隐瞒自己当时的想法,莲娜深吸一口气,脑中飞快的把事情和当时的感觉都想了一遍,她决定了!要把自己隐藏的想法通通说出来!

「对不起!我一定会把我所有的想法和感觉认真的说出来!」「其实……当我看到父亲的棒棒时,我的身体便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既惊羞,又似有种特别的感觉,让我全身发软没力,才会被父亲轻松的抓着。当他把那棒棒放进我口中时,的确是有一阵臭味,可是我发现,自己并不抗拒那阵味道,甚至觉得那味道让我浑身都会有一种令我软软没力的快感!

如果您喜欢,请把《光明圣女养成计划》,方便以后阅读光明圣女养成计划第 1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光明圣女养成计划第 1 部分阅读并对光明圣女养成计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ybty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